您的位置:名品轩 >> 资讯频道 >> 造型独特 笔由心率——再读成功美术馆馆藏潘锡林花鸟画作有感
收藏市场
  • 书画市场难监管:私下交易风险重重
  • 金丝楠木的器用之辩
  • 民营美术馆:方兴未艾中待解的课题
  • 陈石玄根:一家三代见证龙泉青瓷变迁史
  • 读书骑射话嘉庆:《嘉庆觅句图》略谈
  • 圆明园兽首还有五尊下落不明
  • 王清州画展开幕式暨画册首发式在798艺术区举行
  • 民间收藏玩儿出大名堂
  • 梁潮平:当书法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
  • 陶鼎:从色表现到色抽象
  • 山西木雕:门庭臻秀木有灵
  • 电影《十二生肖》揭文物造假 新玉如何变古玉
  • 名人书画
  • 艺术品市场调整期:拍卖行画廊藏家信心不减
  • 电影连环画身价倍增 收藏讲究版本和品相
  • 博物馆:俄罗斯人的生活必需品
  • 收藏市场降温:疲态下继续洗牌
  • 回顾中国收藏的2012
  • 客厅里山水画好吗
  • 客厅里挂什么画最好
  • 收藏市场
  • 吕立新:市场调整期是买画的大好时机
  • 故宫安防监控系统已完成75% 小猫经过也会报警
  • 华盛顿国家美术馆:迅速崛起的年轻美术馆
  • 上海古玩市场的变迁史
  • 2012中国红木10大新闻事件
  • 行家收藏之选 红木家具应具备“三优”
  • 千元连体钞飙至1亿 被疑变现渠道狭窄
  • 拉菲被茅台稀释:昂贵的白酒收藏
  • 年底金银全跌:首饰金降价优惠多
  • 千万元“石王”亮相台山玉展
  • 2012全球10大顶级珠宝排行榜
  • 前两轮蛇票应声上涨 新蛇票高开低走可能性极大
  • 考古研究
  • 2012年艺术品大幅缩水44% 2013艺术品看涨还是看跌
  • 民间留存汝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 亳州古玻璃浅说
  •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优秀成果展在山西博物院开展
  • 东大杖子古墓:40多兽头棺内藏龙形玉璜
  • 清洁工自称为吴敬梓陵守墓多年 给奖金告知地址
  • 北京房山疑现金代王陵 墓主身份有待考证
  • 文物复仿制品成果展将亮相洛阳博物馆
  • 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国务院发文规范 已毁坏的不得重建
  • 疑似成吉思汗陵墓曝光 发现重要考古遗址—地底人造物
  • 北京发现当地最大道教龛窟
  • 陕西周原遗址新发现2座带墓道诸侯级大墓
  • 造型独特 笔由心率——再读成功美术馆馆藏潘锡林花鸟画作有感

    摘要:潘锡林先生画作《大吉图》与潘锡林先生相识于多年前成功美术馆组织的采风活动中,曾畅聊艺术对其充满“野逸”感的花鸟绘画所寄寓的情意也颇有感触。清人王夫之说:“含情而能达,会景而生心,体物而

    潘锡林先生画作《大吉图》

    与潘锡林先生相识于多年前成功美术馆组织的采风活动中,曾畅聊艺术对其充满“野逸”感的花鸟绘画所寄寓的情意也颇有感触。清人王夫之说:“含情而能达,会景而生心,体物而得神”,实则也道出了中国花鸟绘画中国人与审美客体的自然生物之间的审美关系,使之在含情中得以“理”的通达,身临其景而萌生心曲,进而在对花鸟客体的绘写中蕴含神韵、抒发情感。近日《西部成功书画家》刊发数幅潘锡林先生画作,再次品读其佳作与画家心生共鸣,在其四时花开花落,晨昏鸟雀争鸣中,看到了画家内心不可遏制的汹涌情愫喷发。


    潘锡林画作《雄风》
    无论庭前花开花落,抑或天水云卷云舒,潘锡林先生的花鸟绘画总有一种“野逸悠然”永恒,如其所作《大吉图》。昏暗的幽冥天色中,大雪纷飞、红梅绽放,背景虽看似是“墙角树枝梅,凌寒独自开”般的诗意萧寒,但梅花的傲雪独立与雄鸡威武又与画面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反差,梅花不畏严寒的就已增读者不屈精神,再加上昂首阔步的雄鸡,其画风之雄健,更是不言而喻、一目了然。

    再如《谁敢来者》《雄鸡》等作品均是如此,简洁明快的笔墨,栩栩如生的形象,尽显勇往直前、谁与争锋的时代昂扬拼搏精神。《谁敢来者》一作,画家以书入画而遒劲厚重、苍老雄健,塑写出的红冠黑羽雄鸡,登高而立如同擂台上的勇士向对手发出的挑战。《雄鸡》中所彰显的更多是乐观、积极、向上的精神状态,透过墨色丰富、写形生动的画面物象,进而带给观者清新绝妙、自得天趣的观感享受。因而画家以中国水墨介质的无限魅力,刻画客观自然的花鸟世界,必然会在师法自然中融情于景,天地流转、生灵质朴,产生“推天地于一物,横四海于寸心”(语出南朝谢灵运《入道至人赋》)的审美奥妙。



    潘锡林先生画作《方塘水静无风东》
    画家由形而神、造景造境的艺术升华,与观者之间的精神契合中也就有了浓郁的自然风情,营造出精神栖息的港湾,绽放出艺术审美净化人心的无穷力量。如此次刊登的《方塘水静无风动》,画面在墨象黑白的调和,写意花鸟的主次构成,以及布陈构图的开合上做到疏密相映、虚实相生,近而营造出荷塘生趣盎然之境。整幅作品由画面右下角生发延伸,荷叶、枝干、莲蓬、荷花,甚至是栖息于白莲上那只鸟雀的头也转向画面笔墨生长的同一个方向。大的章法布局内部同时又布局着诸多不同的呼应关系,如线墨的交错,上下两片荷叶之间,莲蓬与鸟雀之间俱是如此,音韵交错、阴阳互补如同灵动而又和谐的交响乐曲一般。画家题跋亦与整体画面如合符节,“方塘水静无风动,一朵白莲随意开”,自然天籁的回响就荡漾在这一画之中。

    名品轩 www.mrshuhua.net

    潘锡林花鸟画作《荷塘雨后》
    名品轩 www.mrshuhua.net


    再如《荷塘雨后》《蕉荫》,无论是墨色浓淡相宜,亦或是物象的疏密繁杂,还是整体章法的开合收放,潘锡林先生都极注重对比关系对画作审美的决定性。画家以苦心孤诣之构思,删繁就简的写意,画面呈现和神韵所传递,均显其取“笔外之笔”“化外之画”的艺术真趣和艺匠精神。



    潘锡林画作《蕉荫》
    《香远益清》《早春图》二作,虽看似朴拙简单,实则更见画家的绘画功力,其所展现是艺术中难以表现的空寂、玄远的精神,是以最少的笔墨创造最大的艺术美感,最多的画面语言,虚白之上的一画一鸟、一草一木、一树一石都承担了无限的深意于无边的深情。



    潘锡林画作《早春图》
    众所周知,中国花鸟画的终极目标,是以借物抒情、托物言志,其所审美的极致都是作画者主观情感的呈现。正如笔者前文所阐述的“含情能达,会景生心,体物得神”的观点主张,如果说画作的主观情感与客观物象失去映照而风牛马不相及,那么缺失了这种主观情感表达的艺术,只能是对客体物象冷漠简单地写照,花鸟画的创作也就失去了其写意的精神。就此而论,说潘锡林“画写心声,更是心迹”的创作,我们可以从其作品中,感受到画作突出的强烈主题情思,将外在的“象”作为其“心声”的歌唱,心迹的寄托。喻情于花,寄情于鸟,花语鸟鸣皆为我语,在这样画作中,花非花、木非木,但花仍是花,木仍是木,一切景语皆为情语,写意抒情,传神达境,野趣盎然矣。
    (文/成功美术馆书画评论员冯宜玉)



    潘锡林画作《香远益清


    画家简介:潘锡林生于1955年,别名梦云,野风堂主人,安徽天长人,先后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国家书画院副院长,中国美协旅游联谊中心理事,中国手指画研究会艺委会委员,中国手指画研究会常务理事,香港国际画院花鸟画艺委会副主席,安徽省中山画院副院长,安徽省指墨书画院副院长,滁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安徽省天长市书画院院长,一级美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