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名品轩 >> 资讯频道 >> 写象衔物我 画境山川语——赏读著名山水画家李明久先生画作 《西部成功书画家》刊载 有感
热点评论
  • 瓷枕价格长期低迷
  • 景泰蓝念响生意经
  • 老蜜蜡身价涨幅大 精品老藏蜡市场价500一克起
  • 自学成才西洋古董钟表维修 怎么拆的怎么装上去
  • 黄金也有牛熊转换 实物黄金留心能否变现
  • 美院毕业生作品高达60万 “天价”成交惹争议
  • 行业呼声:古玩城的准入制
  • 梁启超信札为什么要分拆拍卖
  • 投资要趁早:未来十年最有升值潜力的15种宝石
  • 大师三谈珠宝玉石的投资与收藏
  • 2012年文物保护:在挑战中累积正能量
  • 全力以赴之前先看清楚 邮票的投资风险有多大
  • 收藏市场
  • 书画市场难监管:私下交易风险重重
  • 金丝楠木的器用之辩
  • 民营美术馆:方兴未艾中待解的课题
  • 陈石玄根:一家三代见证龙泉青瓷变迁史
  • 读书骑射话嘉庆:《嘉庆觅句图》略谈
  • 圆明园兽首还有五尊下落不明
  • 王清州画展开幕式暨画册首发式在798艺术区举行
  • 民间收藏玩儿出大名堂
  • 梁潮平:当书法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
  • 陶鼎:从色表现到色抽象
  • 山西木雕:门庭臻秀木有灵
  • 电影《十二生肖》揭文物造假 新玉如何变古玉
  • 名人书画
  • 艺术品市场调整期:拍卖行画廊藏家信心不减
  • 电影连环画身价倍增 收藏讲究版本和品相
  • 博物馆:俄罗斯人的生活必需品
  • 收藏市场降温:疲态下继续洗牌
  • 回顾中国收藏的2012
  • 客厅里山水画好吗
  • 客厅里挂什么画最好
  • 写象衔物我 画境山川语——赏读著名山水画家李明久先生画作 《西部成功书画家》刊载 有感

    摘要:李明久先生画作《望府晓月》每每有幸赏读当代著名山水画家李明久先生的山水画作,笔者脑海里同时也会闪现出李先生自述中的一句话——所营造的物象气境,即来源于“存在”又远离于“存在”。显然在李先生的审美观念里


    李明久先生画作《望府晓月》
    每每有幸赏读当代著名山水画家李明久先生的山水画作,笔者脑海里同时也会闪现出李先生自述中的一句话——所营造的物象气境,即来源于“存在”又远离于“存在”。显然在李先生的审美观念里,对呈现在画卷上的山水及其反映的意境,从俯仰天地的体察,到神遇迹化的感悟,再到衔接物我“代山川语”的写象造境,都有着极为深刻的参悟。因而画面之上,其所带给观者的山川自然、流水草木,虽然源自于艺术家对自然外象的观感所得,但其以“心觉”的笔墨抒发的自然外形及内质意韵,已与原来眼睛所见的山水,远远拉开了距离。这即是艺术创作与自然生活最本源的关系了!而这种对绘画创作本质理论上的追溯,也体现在画面技法语言的实践当中。如《西部成功书画家》刊载的《山云秋色》《春日》《金秋时节》《雨意》等作品,无论是山色葱茏的春光,抑或红叶烂漫的秋山,都可见画家澄澈心怀观照自然,而神游意驰的超脱。



    李明久先生画作《山云秋色》
    笔者前次撰文赏读李明久先生的绘画,也曾就其笔墨语言的“承古求变”与广大藏友做了分享。此次刊载的这幅《山云秋色》中,积墨皴擦构成山势骨气,赭色、水墨互渗赋予峰峦体积,再有鲜亮的橙红点染,让整幅画作更增绚烂秋色神采。而山石肌理刻画上,画家又以浓淡、枯湿、徐疾的笔墨,跌宕错结造形。无论是线墨相辅、枯润相融的技法语言,还是远近开合、虚实相生的画面布白,既是中国笔墨语言、图式构成的审美本质使然,也更见万物生成的造化方式呈现。《金秋时节》的笔墨勾画也有相近之处,是自然“天地絪緼,万物化醇”的画面透射,也是笔墨絪缊成彩根植于传统文脉和审美上的自我个性彰显。



    李明久先生画作《春日》
    画家这种求新求变、个性鲜明的画面语言符号,是其于传统的积淀中,对用笔、线条、布陈提炼、凝萃的结果;也是立足于画面客观对象构成本质,“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的必然结果。如《春日》中,画面笔墨面貌看似与《山云秋色》《金秋时节》极为相似,但实则又有不同。山水造形的水墨皴擦更为密集厚实,水色更为充盈滃晕,运笔更为迅捷畅快。而正是这样极为契合的画面语言,才在相应的绿遍塬野、千山皆翠的“春日”图画中,有了“写象”山川而衔接物我,沟通人与自然而浑然一体的画面效果。《雨色》一作亦是如此,浓郁、密实的墨、色交融,勾染杂陈又可见秩序,既写草木葳蕤葱茏之姿,又营造出“山雨欲来”的天地气象,仿佛下一刻画面之上就会生出那大雨瓢泼的天地气象,是以笔墨“代山川语”,也是画家主观神思与自然对话的笔墨映照。




    李明久先生画作《阳雪迎春》
    师法传统,进而师法自然。李明久先生说:“在困惑中我发现了自己较低能的表现技巧和幼稚的审美心理,是与大自然的沟通的隔膜。”,在笔者看来这就是画家突破传统笔墨程式窠臼,寻求“审美心理向深层结构的升华”的动力使然。同时,李先生于传统、自然的汲取中,又始终与二者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我想即为“中得心源”审美根本,让其在“借笔墨意写天地万物而陶咏与我”(石涛语)中,保持个性语言符号鲜明的自我“心觉”结果了!这也恰如李明久先生认为的那样,“画家对大自然这个生灵的对话,始终是以自己的认识能力支配自己。”



    ​李明久先生画作《雪里春信》
    如《望府晓月》《阳雪迎春》《雪里春信》等画作,画家即以笔墨描摹山川自然,又时刻让自己对客体自然认识,对传统绘画语言的择取,彰显出其主体意识的美学引导。因而就有了《望府晓月》中,以山巅空亭为标的,联系画家主观意识与自然天地的画面精神汇集,对“天光乍现”“天下大白”的期盼。《阳雪迎春》《雪里春信》纷纷扬扬的茫茫雪原中郁郁丛林,皑皑白雪的沟坎山塬上三两挺拔松柏,等富于画家主观生命情调的草木物象意境营构,对生机勃勃春日的呼唤。

    (文\成功美术馆书画艺术评论员冯宜玉)

    李明久先生画作《金秋时节》

    艺术家简介:李明久,男,河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生于1939年,号长白人、踏山者别署卧山堂主,吉林榆树人;擅长山水画,师承关松房、王仙圃、尹瘦石等名家。
    1960年入哈尔滨艺术学院美术系,专攻中国画;1964年毕业后相继在黑龙江省委主办的《党的生活》杂志和黑龙江日报社从事美术编辑工作;1978年始执教于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曾长期担任美术系主任,河北省政协委员,现为河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河北省管优秀专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华美术在线艺术总监。
    李明久先生画作《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