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名品轩 >> 资讯频道 >> 极目远群山 侧耳闻天籁——《西部成功书画家》刊载山水画家刘万秋先生长卷系列画作赏析
最新资讯
[09/19] 品质与服务并存 丹比奴鞋包品牌更具加盟优势 [09/15] 兔宝宝ENF级防虫蛀板材 环保新标准 长效防虫蛀 [09/02] 三大品牌齐推新季运动鞋 主打环保素材力撑绿色时尚风 [08/13] 女鞋加盟女兆品牌怎么样 加盟女兆女鞋前期需要多少资金 [07/01] 中国风 刮到纽约 江南布衣、森马等亮相纽约时装周 [05/24] 耐克代工厂裕元集团一季度纯利上涨 每双鞋均价涨10.5% [04/02] 迪桑特中国2021年收入大涨64% [03/15] 买不起天价球鞋可以租 KYX获30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 [02/23] 总市值站稳3500亿港元!安踏借力冬奥实现 名利双收 ! [01/23] 三年保值率超117% 丰田埃尔法成2021年中国最保值车型 [01/10] 沙与沫无味之味 TASTELESS [12/29] PANGAIA采用微生物染色技术推新 突出环保核心诉求

极目远群山 侧耳闻天籁——《西部成功书画家》刊载山水画家刘万秋先生长卷系列画作赏析

摘要:刘万秋先生画作《黄山松云》(局部)长卷绘画是中国绘画中极富个性的绘画布陈形式,其卷轴式的打开方式或是源自于国人“韦编书简”的卷藏形式。纵向的有限空间和横向的无限延展,反映了中国艺术审美的时间


刘万秋先生画作《黄山松云》(局部)
长卷绘画是中国绘画中极富个性的绘画布陈形式,其卷轴式的打开方式或是源自于国人“韦编书简”的卷藏形式。纵向的有限空间和横向的无限延展,反映了中国艺术审美的时间和空间观念,古人纵向的苍穹和浑厚大地可视空间,横向山川蜿蜒、江河流淌的延续、流动的时空观,使得中国长卷绘画在舒放与收缩中,有了始末两端之间尽收天地朝暮、四时之变,卷轴展收而卧游山河千里的空间位移。正如宋代郭熙《林泉高致》所言:“铺舒为宏图而无余,消缩小景而不少”,画家的心象思维和高度的艺术概括能力尽显其中,笔者近日赏读《西部成功书画家》刊载的《锦绣山河》《祥云和畅》《高士观泉图》《山高水长》《群山竞秀图》等数幅当代山水画家刘万秋先生的山水长卷画作亦有此感,山水相衔、笔墨相接、空间腾挪,自不而然就有了“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语出晋代陆机《文赋》)的宏阔意象和笔墨内蕴。


刘万秋先生画作《黄山松云》就笔墨来看,刘万秋先生的山水长卷绘画依然是“师法古人”和“融汇古今”之后的“师法自然”“应物象形”,或笔线长短、徐疾写山水骨气,或墨晕浓淡、枯润渲淡烟水云霞,又见笔墨骨气组合带来的气韵生动。如这幅《万壑松云祥云和畅》下笔即有凹凸之形,或中锋勾写峰峦之形廓,或侧锋滃染山体血肉,继而徐疾、粗细、浓淡变化,分阴阳、割昏晓“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奇峰攒簇耸立如林如盖,远山飘逸绵延如奔如趋,峭岭峻拔野径蜿蜒,瀑涧飞流直下,清溪潺湲流淌,江河浩浩荡荡,古松点缀于峰谷岫壑,烟云缥缈于峰脚天际,山水相衔、松植遍布深广无垠的宇宙天地萦怀而来尽在画图之中,大有“森森直干百余寻,高入青冥不附林。万壑风生成夜响,千山月照挂秋阴。”诗意气象。


刘万秋先生画作《江南清韵祥云和畅》(局部)还如《清江帆影祥云和畅》中,笔墨变化丰富,造型奇绝豪迈,或线、或点皴擦之间充溢着画家内心深处的审美趋向,由此笔线勾勒、侧锋皴擦,山石肌理凹凸鲜明,瀑涧之势澎湃张扬。同时,画家又在留白形成的清丽江面上,随意点画的幢幢帆影,并与杂沓布置、体式厚积的山峦,形成轻重有序、疏密相错、虚实相生、有无对比而协和统一的音韵画面意境。或峰顶、或山崖,古松虬结遒劲,松针攒簇灿然如亭亭华盖;树荫掩映中,屋舍零星点缀更增自然灵动生机;而水墨层叠的山巅雾岚、山脚烟云,使其绘画呈现出一种清雅脱俗、厚重不俗的画面感受。再有《山水清音》《黄山烟云》《群山叠翠祥云和畅》等刘先生长卷画作,其笔墨上亦是如此。画家澄怀味象、心随笔动,继而笔墨或曲或直、或浓或淡,或虚或实、或阴或阳,既见筋骨血肉又有自然之势,近而山峦起伏、佳水汤汤、烟云蒸陶,天地相生、万象错布、气韵生动。因而笔者观其所作《清江帆影》《山河壮丽》《万壑松云》等画作,笔墨丰富扎实,画面恢宏大气,山河气韵磅礴。往往于充满动静韵律变化的有序线写中,呈现出跌宕的水墨律动,富于势感的泼染之势,山峦迭起而空间层叠,烟云恣意又杳渺飘逸,留白处是江河流溢、山径回环,峥嵘壮阔之中自有一番壮美浑厚气象。他的笔下自然风光,不仅传递着古人“乐山乐水”的山水情怀,也更是其笔墨情韵承载与主观审美意境化合的结果。把山水构成的韵律,透过疏密虚实的笔触和冷暖色彩变化,兼具长卷图式浓缩千里河山的画面空间,呈现出一种高山流水、云影迷离、山石迭卧、溪水折回的画境;云气氤氲、气壮山河,给人以无限遐想的空间。


刘万秋先生画作《江南清韵祥云和畅》色彩上,刘万秋先生的山水长卷画作既有“随类赋彩”,基于不同自然真景对象、地点、时间的色彩赋予亦是天差地别,又有画家深悟国人审美哲学的内敛蕴藉。石绿、赭石、湖蓝以及水墨渲淡,而山色沉郁、草木葳蕤、水光清逸,更增画图神采。再有以沉着、厚实的焦墨点线构成山水轮廓外形,斑驳的干擦笔触混以水墨的滃晕而成的底色,以及赭石等色彩的浅淡清染,这些自然灵动的画面语言,构成了其作品形质相辅、山水相衔、烟云无际的虚实辩证关系。因而反映在《万壑松云》等作品上,山壑幽寂、松柏森森、烟霭蔚蔚;再有《秋山祥云图》中,秋山深沉、秋水无波、云霞灿烂,画家寻求色调与形质的自然承接,笔墨结构与形体结构的完美统一,使得长卷千里山水移形转位,而色彩与水墨交织更具音律感和时空感。


刘万秋先生画作《山水祥云》(局部)宗炳论画曰:“昆仑之大,瞳子之小,迫目以寸,则其形莫睹;迥以数里,则可围于寸眸,诚去之稍阔,则见其弥小……”,又曰:“竖画三寸,当千切之高;横墨数尺,体百里之迥。”刘万秋先生的山水长卷,无论是黄山的奇峰峻拔、云海苍茫,还是江南的丘峦重重、帆影绰绰。种种真山真水的天地实景,画家以国人山水“以大见小”“散点透视”之法,而上视苍穹、下察江河;以流动的视角,飘瞥四方、一目千里,而远山近水、杳渺野径,悬崖峭壁、云林森淼,尽在卷轴舒展的流动图画之中。如《黄山烟云》《江南清韵》《松泉图》等作品,或高远仰止“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的对瀑坐卧,或平远视之“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式的一望无际,或深远探幽“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峡谷玄远。一幅画图中视线移动而千里之地瞬息往复,或高山耸峙、群山阵列、层峦叠嶂、千沟万壑,或江河汹涌、湖光如镜、溪水奔腾、山涧潺潺,或楼阁粼粼、松柏亭亭、林泉高致、寻仙探幽,种种不同姿态、情貌,甚至是不同时间、季节的自然山水物象单元,都笼统于长卷的时空涵盖中。这种长卷式的画图构成,不仅遵从国画山水传统不受时空限制,由高及下、由远及近的景物布置;也更有长卷横向无限延伸,带来的画外空间遐想和精神遨游宇宙天地的个性解放与身心自由。


刘万秋先生画作《山水祥云》再观《云蒸霞蔚》画卷从左至右,题跋处画家以浓墨层积、线写勾写出山水肌理鲜明的近景坡石入手,此后又有墨晕滃晕而烟云蒸腾的峰岫罗列,笔随心动峰峦起伏间更见峰岭错落,以及淡墨铺染、留白相参的空谷云雾蒙蒙;再有山壁环抱中的飞瀑与近处相对的松植山麓,以及策杖登高、踽踽而行的隐士、远山烟霞中露出一角的屋舍点缀;卷末处更是山势或挺拔如雨后春笋,或奔趋似万马回旋,或云蒸霞蔚而山水供养。所以一图之中,画家以其心中之眼仰观云天、俯察大地,以手中之笔竖划横抹尺寸之间,则山高千仞、云游百里、大壑纵深,天地不同景象、宏阔内里、一呼一吸皆在这极富国人审美精神的位置经营。《云中居》《松云瀑泉》亦有此感,画家立意定景尤见“远则取其势,近则取其质”的布陈要求,山峰、丘陵、叠嶂、谷岫、瀑布、湖泊、溪涧、杂树、茅舍、亭阁、人物等画中天地物象,在主次、奇正、朝揖、疏密、虚实、显隐、呼应、参差、开合的对立又统一法则的章法布置中得以巧妙处理,落笔着墨处山水生焉,无画处尽显无穷妙境。


刘万秋先生画作《清江帆影》当然刘万秋先生的长卷山水所收敛众景,带给观者的天南地北、万千山河犹在眼前之感,还离不开画家游历山河而身所盘桓、目所绸眇的真实感受。这种以艺术家视角体察运构山水之法,恰如清代画家邹一桂说:“今以万物为师,以生机为运……谛视而熟察之,以得其所以然,则韵致丰采,自然生动,而造物在我矣。”,将感物所见的山山水水,以画家的审美情致凝聚为其精神神思,继而“应目会心”“心手相应”,画家眼中、心中的自然皆在一图之中。


刘万秋先生画作《秋山祥云图》
笔者常听身边的艺术家朋友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一个优秀的山水画家的创作,自然离不开真实的山水、现实的生活对其艺术的启示。所以如南朝宗炳在《山水序》中提出的那样,先贤往往“有崆峒、具茨、藐姑、箕、首、大蒙之游焉”,从刘万秋先生所做长卷《江南清音祥云和畅》《黄山烟云》《秋山云飞》等作品不难看出,画家身心沉浸于江南软糯的水乡山水,黄山奇诡的峰岫云雾,由眼见的真实一峰一水“传移模写”,到映照于心灵晶莹意象的画面客观对象与画家主观精神的交融体和。这正像五代画家荆浩在《笔法记》中,所描绘的躬身亲临真实“洪谷”感受一样,“太行山有洪谷,其间数亩之田,吾常耕而食之。有日登神钲山四望,回迹入大岩扉,苔径露水,怪石祥烟,疾进其处,皆古松也……明日携笔复就写之,凡数万本,方如其真……”,画家的眼与心皆沉入山水的内部结构里,故而刘先生的画卷中纵向远近相连、高低措置,横向千山万水、孤帆云霞,山水长卷中远景、中景、近景咸集,远山墨色苍润涂抹均匀,给人山群辽远的意境;近处山峰林立,墨色厚重,用笔洒脱刚毅尽显山峰的刚毅挺拔之性。画面水墨黑白对比,留白布景借以光影效果使得整体意境苍茫浩大,带给观者境界开阔、章法严谨之感。其所营造的自然山水的诗情画意和传统绘画的深沉意蕴,画中云气蒸腾、山河波澜,给人以无限遐想的空间,心师造化而山川影映似有“抚琴动操”“众山皆响”之感。


刘万秋先生画作《松泉图》极目远望远山妙杳似美人蛾眉,远水徜徉如清澈眼波;侧耳倾听鸟雀啾鸣、泉瀑叮咚、雨霁天青恰如天籁之音,透过画图既有通感亦见共鸣。赏读这批刘万秋先生的长卷山水,笔者于画家亲近深广无穷的宇宙,心游广袤无垠的天地,而画中“远山一起一伏则有势,疏林或高或下则有情。”(董其昌语)的画图流动,深感中国山水画家的笔下的自然高妙和内心的艺术深情。时光荏苒、空间位移,这种起于笔墨语言、章法图式联动综合陈置素宣之上,立足于自然外象的浸润和传统文脉的熏陶,而对阴阳开合、高下起伏自然万象的全局把握,及与国人艺术节奏交融合一,以及画家“俯仰自得”并付诸于画卷上的音乐律动的节奏化国人宇宙情韵,似如《易经》中所述,画卷舒张而“无往不复,天地际也”!
(文\成功美术馆书画艺术评论员冯宜玉)



刘万秋先生画作《群峰竞秀图》

画家简介:刘万秋:字柏岩,号一鹤,1948年生,山东济南人,天津大学毕业。中国美协会员、中国艺术设计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刘万秋先生画作《万壑松云》

刘万秋先生画作《高士观泉图》



刘万秋先生画作《江南清韵》



刘万秋先生画作《秋山云飞》